爱文章网

以前风扇那些事

时间: 2019-04-29阅读:
以前风扇那些事

  小时候的夏天,哪有空调这种高端大气上档次,拼尽全力只为吐露清凉拥抱你的巨型宠物。直到02年搬到新家,家里才添了这么一个大件儿。

  没有空调的那些岁月,电风扇一向是爸爸妈妈的宠儿。

  老爹老娘无数次警告过我,不许碰风扇!在我无数次光明正大的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之后,我深深地相信,它在我家的地位远远地超过了我,牢牢地扎根于此,摇着脑袋的那副欠揍的傲娇的样貌,欲与小爷我试比高!

  哼!做梦!

  然而,事实却是——

  每当我猫着腰,缩着身子,留意翼翼地接近“那尊大佛”,想要抠他一下,挠他一下,踹他一下,拍他一下,总之就是整他一下时,总会有母上大人的不厌其烦的警钟在耳边爆炸!

  “不许碰风扇!”

  随之而来的便是妈妈一手拉着我的耳朵,一手拿着还没有啃完的大半个馒头将我提走,完全不理会我内心炽热的小宇宙。电风扇依然昂首挺胸,傲然屹立,似有屹立千年而不倒的架势。

  直到此刻,想起我红肿的耳朵,我还是忍不住对那尊电风扇投以愤恨的眼神儿!

  哼!小爷怕你阿!

  骨子里的不安分使得我一次又一次的接近那尊电风扇,然而每次都会被爸爸或者妈妈给逮住,加之以一顿胖骂。

  之后,我学聪明了。周六周天爸妈都不在家,正所谓,老虎不在家,猴子称霸王。我对着平日里耀武扬威的电风扇好一番吼叫,却依然解不了我对他深深的怨气!

  于是。

  于是!我把它卸了。

  不得不佩服五六岁的自己自带机械学家光环,迈出了成为机械学家的第一步,艰难的走过了成为优秀机械学家的第二步,拿着电风扇的零件自个儿研究了(自娱自乐)好久。

  然而,我却在最重要的一步上功败垂成,老马失前蹄。望着一地的零件儿,我却不明白它们如何拼凑到一齐,不明白明明是不堪一击的小零件儿为何组装到一齐之后便能耀武扬威,肆意享受着父母对他的宠爱。想到他是我们家唯一的宠儿,五六岁的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人生的绝望。

  午后爹妈回家,看到了满地的狼藉,又看了一眼墙角落里哭的梨花带雨一脸蒙圈的我,跑过来先是问了几遍伤哪儿没、有事儿没,紧之后围着我转了一圈儿,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顿胖揍。

  从此,我再也没有卸过电风扇。

  只是,之后,当我发现我的手指粗到不足以探入电风扇时。我才懂得。

  不让我接近,不是因为宠的物件儿是电风扇,而是因为爱的人是我。

  不厌其烦的训导,不是因为我真的大恶不赦做错了什么,而是因为他们怕电风扇会做错什么。

  父母的关爱总是这样,矛盾又统一——喋喋不休的絮叨,粗枝大叶的胖揍,和留意翼翼的护我周全。

查看更多文章...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最新文章